美国旧金山湾区民众冒雨排长队采购物资
来源:美国旧金山湾区民众冒雨排长队采购物资发稿时间:2020-04-02 00:34:01


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corona party”活动,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

回国准备:口罩戴不戴?

近期,德国疫情日趋严重。德国飞国内的机票,价格从原本的往返4000涨到了单程1万左右。碍于仍有考试,并考虑到回国时间短暂,且需要隔离14天,我身边许多同学都在纠结是否有必要买机票回国。3月13日,学校终于发了邮件决定推迟新学期的开学时间,从原本的4月6日延期到5月4日。

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接着出境边检,测体温,再排队过安检。到登机口,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才可以登机,踏上回祖国的路。

美国版“钟南山”:在总统身后笑场的男人,用勇气守住了科学的底线面对特朗普的发言,他噗嗤一笑,但“我总不能跳到麦克风前把他推下去”。这位大神,江湖人称“美国钟南山”。特朗普在美国疫情发布会上,“胡言乱语”也不是一次两次。比如曾坚称美国风险很低,将新冠病毒甩锅中国。这位最让美国人牵肠挂肚的老先生,名叫安东尼·福奇。今年79岁,是美国最权威的传染病专家。在这次疫情中,他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过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因为他是传染病的医学泰斗,又敢说真话,国内喜欢称他“美国钟南山”。3月26日,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

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

美国媒体2日消息称,有消息人士透露,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可能受到了人身威胁,政府方面正在考虑为其提供安保措施。

回到酒店,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

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准备办理登机手续,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我想:终于,我不是异类了。

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人们都隔着坐。到达长春以后,由于在回国前一周,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一出机场,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